够了

Enough

不知道是因为所谓孔融让梨的故事实在太有影响力 抑或是(又)可归责于传统的封建的礼制的等级的长幼的观念源远流长 又或者是(我的)家长过于热情地将【照顾别人家的小孩的】责任揽过来转嫁到我身上 又或者是(几乎每个)家长虽然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对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不死心 以及整个大环境的极度焦虑极度焦虑极度焦虑

总之 本人经常被(我的家长)要求去【照顾】【关心】【开导】【引导】【教育】(高中)小朋友们 不知道我是谈心的机器还是万能的引路人

我被要求【主动去找ta】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

  • 小朋友的心理(小九九)活动追踪——跟同学有矛盾 、跟家长有矛盾、跟老师有矛盾、potential早恋、高考失手
  • 小朋友的技术层面协助——考试不理想、文理分科、寒暑假补课、学习方法指导、时间规划目标管理
  • 亲朋戚友的亲朋戚友,anything related——初来乍到不适应新环境、前路迷茫需要指点、托帮忙搭桥
  • etc.

以上所述情况中,有部分是我的【熟人】,然而很多不过是Acquaintance……(……)(甚至连Acquaintance都称不上……)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六年

Seriously, I have no obligation to “help somebody out” or “pay attention to somebody”, unless I want to.

很认真的说,我完全,没有,责任,去做这些事情。

我不知道对于家长来说,是不是他们的小孩能够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去指引/关心别人家的小孩会使他们脸上比较有光,又或者是纯粹的过于热心。但是真的,很认真的说,我真的不想老是做这些事情。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六年了。

从高中开始,明明是平等的两个人,却硬要要求我去关心另一个,明明我自己也处于抑郁低谷的阶段。然而这种事情一而再再二三的发生(至少确切印象中有两次大的标志性事件),并且把别人的自我选择归咎于我没有照顾好人家。这样的explicit的责怪在高中发生了两次(第一年第二年各一次),并且在五年以后的今天仍然可以将这个作为一个攻击我的证据(……),which is beyond my understanding.

请问为什么什么都可以怪到我头上……Am I supposed to be perfect and take perfect care of everyone that you want me to?(……)强加因果联系真的,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这样的奇怪逻辑不仅使得我很烦,还使得我对于那个你们指令我去关心的人心生恐惧。It seems like whatever I do is under your supervision. Anything I do that is inappropriate in your view should be blamed.

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看不起我的反而是我的家长。当我开心地充满希望地往前走的时候,好像他们总能找到一些证据来攻击我。不论是我的为人、处事,还是我的能力。像是断定了我一定会在社会上摔得很惨,却并不相信实际上我现在不说风生水起倒也是挺受欢迎蒸蒸日上生活充满希望。这种“对我没有信心”的症状还表现在当我在挑offer的时候说“有实习就不错了”“实习有钱就不错了”“比想像中提前进入小康”……(……)。现在过着很好的生活的我,在他们眼里好像还是什么都不懂、不懂得礼仪规矩的,困在学校默默无闻的小女孩。这可能是大城市与小城市永远难以填平的理解鸿沟,又或者纯粹地说,代沟,再者亦可归结于沟通的不足。

我并不知道家长眼里的【对他人(注:是他们指示的“他人”,而不是我自己的朋友)的关心程度】到底怎样才算是合格。什么时候我才不用再被这样指令束缚说“你有空约XX吃饭”“你有空打电话给XX”“你关心XX一下”“你跟XX谈一下”。

那谁来跟我谈一下?

 

亲爱的,不是说我不想帮,而是没必要。我知道这样说肯定会被骂说冷血(……),然而我已经不再是以前听你们说风就是雨的小女生了。平等沟通的首要前提是对彼此的理性和情商有足够的信心,所以请先不要急着下定论说我“这都不帮”“翅膀硬了”“怎么做姐姐的”。(……)

他们如果需要帮助,找我的,我能帮自然会尽力帮,他们约我的,我能去自然会尽量去。

但是要我主动去【关心】的,除非是我真的想(限于那里面一些我真正关心的人),否则我不会觉得那是我要做的事情。And I will not be persuaded.

抛开我的个人利益不讲,一个人如果长期依赖外界对ta的主动帮助,对其一生而言,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我不可能能一直做知心姐姐的。

我说我当年也没有什么人主动跟我谈心啊,还不是自己这样过来了,哭哭闹闹冷静一下不就好了。从过去到现在,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搞定的吧……。然后我妈说“这怎么一样!他们又不是你!”(……)

不是想说每个人的路径一样,而是想鼓励小朋友们自己去成长啊。不论是家长、老师,抑或是知心姐姐(我)(……),说到底,影响力量都是外在的。只有你自己内心的火才能照亮你的一生啊。这种东西,哪怕我跟你住在一起,天天跟你聊天(就算我不累),也是很难真正渗透到你身上的。我当然知道对于有的小朋友来说我很重要,然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我和ta的关系绝对没有深到那个程度。因此也不需要多此一举吧。

带领你自己的,从来就只有你自己。

现在不抛开我的个人利益讲(笑),我实在是比较忙,自顾不暇,放假是什么想都没想过……。I am walking my way towards my goal and I am moving on everyday. Why always draw me back every now and then…忙的程度不需要交待,可能你们也不知道我经历着什么。我总不能在下次收到指令说要找人谈话的时候说我是按小时收费的(这可能会被像拍黄瓜一样拍死),不然肯定会被冠上“不念旧情”“冷漠”“势利”(……不赘述攻击方式)的恶名。

我再重申,平等沟通的前提是,对彼此的人品也好理智也好有信心。我再重申,不是因为我冷漠而不帮,而是没这个必要。

除开关心小朋友的那种情况,这种请同龄人吃饭的方式难道真的算得上是“帮忙”吗?大家都是有手有脚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了,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需要做什么、想要做什么吧。我并不认为请ta吃一顿饭会对ta的人生有什么显著的积极影响,反倒是使得我很困扰啊!真的要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自认并没有混得很好啊,每天都穷得吃土。我的人生也没有走过很长的道路没有什么伟大经验可以叙说,聊天可以,指导我是不敢的。我自己也对于这种方式(无论是长者指导我还是我作为长者指导别人)有些恐惧和抗拒。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像我这么随性的人更喜欢跟我喜欢的人玩诶。I don’t feel like being forced to do something. I just enjoy hanging out with my own friends.

 

这样的长篇大论啰嗦了一大堆,或许除了纾解心中忿忿之外并无他用。
并且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写论文去了。

Advertisements

10 thoughts on “够了

    1. Thanks Nikki! 谢谢你的阅读,这是好久以前的文章了哈哈。。。很多负能量啦,但是边写边冷静边梳理一下思路。。。搞清楚自己生气和开心的点在哪里,也算是一种得益吧!

      Liked by 1 person

  1. 可能因为是弟弟吧,父母也没要求过我什么,因为家庭原因,高中之前我和姐姐完全相隔两地,那时就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姐姐读上了大学,离我便近了些,我才慢慢去了解我的亲姐姐,认识我的亲姐姐。现在的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之一便是我姐,如果,爸妈没有因为要一个小男孩的心,或许她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去往更灿烂的地方。可就因为我,爸妈们资源倾斜了,我被时刻监督着,姐姐就被放养了。现在,我只能慢慢的偿还那些本来应该属于姐姐的东西。

    Liked by 1 person

    1. 😕可能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吧。可是至少你现在有感悟,那就很好呀。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珍惜,去追回来!

      Like

    2. 我觉得不必觉得是“偿还”啦,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事情发生就发生啦,朝一个尽量能照顾最多人的感受的方向去努力就好,你觉得呢?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