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往

IMG_0107

天气慢慢热起来 清晨的时候暖暖的阳光打在身上的时候会恍惚想起土澳的夏天 灿烂得不像话的 云与风 沙与海 日出与日落 还有很多人的脸和声音

这个周末昏昏的 不知道是不是果然上周透支了太多体力 加上每次来M都会困到脑缺氧 于是一口气睡了十一个小时 吃完饭又继续睡午睡

这阵子都太忙了 忙得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忙得让大脑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忙得时间都没有 可能是因为作病(注释:是广东话的作病……不是作死生病的意思)的缘故 心情也是downdown 的 当然了 原因可能有很多 也可能什么原因都不需要找 就是down

前两天一个朋友phd被拒了 而我也是被拒了(至少一个,另一个至今没有回复) 虽然失败很多次照理也应该习惯才好 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失落啊 今天看到一个朋友的个签说”If you think you are somebody, then you are nobody”,想来也说得极是。可能说的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吧 无论如何 唯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才好

题目是来往 是因为这几天总有种“人来人往”、“来来往往”的感觉 比如我要走了 我自然是舍不得的 可是对于别人来说也不过是又一个来来往往而已 就像当年离开悉尼 我自然是哭了的 可是对于别人来说也不过是”I have seen many people come and go”的又一个one of those而已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那么多的人 我又算是什么呢 不过是office里也好、教会里也好 又一个来来往往而已 真的并没有很重要 replaceable

引申出想到的是重要性的议题 我到底对谁能说得上永远重要呢 honeslty想不出什么答案 好像什么都是转瞬即逝的 都是转瞬即逝 好像我目前能想到的肯定的、绝对的答案就只有神——无论我境遇位置或高或低都总有一个人在下面用手托着你以不至于彻底迷失(当然了 弟兄姊妹也归于这一类)

转瞬即逝 好像什么都是转瞬即逝 一些短暂的开心和隐秘的伤痛 等到一阵子之后再回想起来也会发现它是转瞬即逝的 这一年以来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也已经过去 这三个月以来为论文消耗的脑汁也快要划上句号 这两个月以来工作的心酸感动也快要走向终点 这阵子有过的crush也只剩回忆 什么不是转瞬即逝的呢?

昨天和一个Catholic朋友刚好谈起信仰的话题 对于Catholicism和Christianity又有了新的认识 而聊天得出的结论居然令我有些惊讶

最近和爹妈的关系不太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至少在我看来 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跟自己至亲怄气 不是极愚蠢和浪费生命的么?可是他们还是孜孜不倦地实践着 令我很难过的是真的很难跟他们平心静气地沟通 因为每当我冷静理性地想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就像跟教会朋友一样)他们总会直截了当地暴力终止这个行为 简单地说就是 拒绝沟通 并且认为一切不听他们旨意的就是坏孩子 然后又用冷暴力周而复始地继续磨我 Seriously 我很累 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濒临被分手的人 一次又一次地 被虚耗殆尽

说真的 你们真的认为 那个所谓的小师妹真的那么那么那么需要我请她吃一顿饭吗?

我不想妥协了 已经不是饭不饭的问题了 是我不想再做木偶了 我很累了 我自己都飞不动了 我没办法再去持久地主动地热情地关心一个我不认识的不感兴趣的非亲非故的人了 我很累了 我累得不行了

我不知道我的论文会怎么样收尾教授没有回我 不知道我落下的课程要多少个深夜才能补回来 也不知道我的六七八九月会以怎样“充实”的方式度过 不知道我的工作也好postgraduate也好会以怎样的方式在哪里度过 我还有一个我很担心的朋友需要照顾 还有番薯姐姐需要关心 还有很多很多人我都还没有时间联络聊天 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就在东二环和西三环之间奔波披星戴月 没钱也没有饭票 没有资本也没有GPA 诶 我连洗澡问题都需要发愁 还想我怎样

I can’t manage too much expectation. I can’t run carrying too much burden.

sigh

 

昨天跟人聊起土澳的话题 好像又回到那种熟悉的感觉 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叫火烧云 总之想起很多个很多个熟悉的夜晚 好像一幅橙色的油画被撕裂了碎片散在天上 很多很多个一个人去Coles买菜的夜晚 提着很多东西回家的时候深邃的天——现在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么美的深黑的天 北京的天空都不对我胃口 更不用说加上雾霾和污染

而音乐对我来说正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 一个阶段听的歌与那个阶段的记忆是勾连起来的 比如听到薛之谦蔡健雅和很多pop music就会自然而然地联结到去年的日子 (居然就变成去年了,真是“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很多温暖的难忘的 在车后座兜风驰骋的日子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是 都变成回忆了啊

不过人的想法(至少我吧)倒真是变得很快的 两个月之前还是determined的打算移民 说不准以后怎样 不过至少现在的我并没有急切地想回去的打算 纵然我从不认为北京会是一个我待一辈子的地方 也没有过什么归属感 但是理性地说 (还是要看能不能拿到offer吧) 目前也是not bad吧 当然了 这只是今天的我、当下的我的想法 说不准哪天就又变了

今天这一篇写得有点长了 不过话说回来 写作 的确是我喜欢的一个事情呢

Let’s Pray.

 

Love will show us how.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来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