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寐

WechatIMG4.jpeg

最近这一周觉得自己状态很不好 精神状态吧 好像总是很困 起得很晚 (逃课) 每天都有睡够八个小时。。。这跟以前比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啊。。。

晚了起来,没有按时吃早饭,又没有去上课,还总是担心上班迟到,导致一整个恶性循环,真是太不好了。下决心下周起要改变这个情况,suppose我应该是每天起来上课再去上班的,结果就总是拿来睡觉了。。。

很享受以前的那种一早起床吃个早饭有条不紊的感觉,现在天气冷了,起床也好像需要意志力了呢……赖床赖习惯了就,总是“赶头赶命”(广东话)。这实在太不好啦,对自己的精神状态来说……

但我有时候也会觉得,哎,我是怎么养成的这种习惯,连多睡一点都有罪恶感,好像总是不敢让自己放松下来……

 

【Productivity】

今天我们有一门课的讨论群讨论了一个话题,缘起是网上的一篇文章,作者是国内某名校(上海地区非常名啦)的学生,大意是抒发了她在大学里的一些自卑吧,不论怎么努力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并且总是有漂亮的、富裕的、有能力的,etc,的神一样的存在。有关这个文章,其实现在网上也蛮多人讨论,知乎也有

也有一些人骂这个作者,说她都考上985211了还想怎样,无病呻吟

可是怎么说呢,我简直不能更理解这个作者了

比如说,与T2错失的“这口气”(虽然T2也不是我的梦想,但是就是客观上会气,尤其是看到他们享受着比其他学校多那么多的拨款和各种支持的时候,算是一种不公平感吧);比如说,看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哪怕在我的小城市看来我已经“很厉害”,可是只有我才知道我自己是多么需要某些东西来给我安全感呀。这种自卑感,在我大一大二的时候尤为严重,直到后来去了悉尼,又有了信仰,加上朋友的陪伴与开导,我才现在,不能说完全好了,至少没有以前看得那么重。

可是真的,我还是会被这种“硬件”(或者说,硬性指标?)所影响啊。而自卑的心理,也是会有的。

其实我特别想申Rhodes。没错就是那个。很难,可是我好想申上。

为什么呢?

因为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让我无忧无虑地读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的机会。我们家不算很富裕,所以供我出国虽然可以,但是suppose应该是读一些跟专业有关的东西吧(虽然我如果读别的应该家人也不会有意见,但是毕竟有些“不务正业”的嫌疑吧)。我好想真正读一些人文社科的东西,跟“人”有关的东西,比如心理学、社会学,或者,我还想读艺术(从小到大的兴趣,但是都没有系统地学过,所以好想尝试一下啊)。如果有奖学金,又能去那么好的学校,该多好啊。

可是看了看去年(中国大陆去年是第一次开放名额,五个)的获奖者,很明显的啊,是能总结出他们的共性的:

  • 一个顶尖的国内大学(不一定是T2,但是有T2的)——√
  • 很明显的关心社会的行动,比如很多很多志愿者经历(并且主要还都是海外的),关心贫穷/女枪/弱势群体etc. 最好是一直以来坚持的方向。。。——×
  • 很好的成绩——×

很明显啊。。。我只符合一项。。。而这一项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没有门槛的。。。

而当我看到去年获奖者的profile的时候,让我思考的是:

  • 我又开始落入“看到‘厉害’的人”—“觉得自己好弱啊”的圈套了
  • 连Rhodes也离不开这些(我觉得是庸俗的)评价指标啊
  • 可是话说回来人家不看这些也看不了别的什么了,还是表示理解吧

 

我前几天吧也是,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教你如何分辨并列出你真正想要的生活、想做的事、想成为的人。其中有一项是,问自己,过去的这几年中,你在什么时候感觉由衷地开心?

我想,过去几次没有拿到奖学金我都有难过(但后来就转化成对于这个唯GPA论的评价标准的鄙视与不屑了),如果得了,会不会由衷地开心?似乎不会,因为这个看起来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不过是钱+荣誉。当然Rhodes不能相提并论了,毕竟不在同一级别上。可是这样想想,也似乎能让自己想开一点吧。(反正无论如何都要靠自己想开了。。。)

想想自己什么时候觉得由衷地开心?在打字的当下首先进入我脑里的答案是,在我能够帮到人的时候。接受/给予陌生人的善意的时候。自己能够给人带去温暖的时候。这些时候让我感觉很开心

是啊,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这个问题真的需要我好好去思考啊

 

今晚下班,九点多,经过了天安门(走长安街回来的),看到两边的风景,随手拍了几张(天安门啊,新华门啊之类的,红墙琉璃瓦),会觉得,啊,你看这些对我来说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就是很宝贵的了(我再想起和爸妈当时我刚来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去金融街吧好像,还被讲成是一个景点,结果。。。现在再看金融街,不过是一堆写字楼和一些干活的人而已,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就像国贸,说起来好像很厉害,其实不过是早晚高峰会把你生生挤成肉饼的地铁站而已,不过是律所狗加班饭的去处而已。可是就连我们这样的吐槽,对某些人来说,也是可望不可即的了。所以你看社会分层多么明显)。

今晚回来,又刚好看到一篇推送,是说移民的问题的,大意是描述了在国外很多年的人,回或者不回的挣扎吧。我觉得那篇写得挺在理的,也算挺真实客观,起码对于一个在土澳生活过的人来说是如此。然后又再反思:陌生人的善意会让我很快乐,自由自在做自己让我很快乐,国内的这些评价指标(房、车、颜、年龄etc)让我很难受,那么其实我是不是更适合国外呢?这个问题有待回答,并且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和思考吧。但是无论如何,最近工作已经定下来了,短期内不会走。但是之后呢?会不会移民?说不好。也是一种可能性吧。然而我能够想起来的一个事情是,去年刚到悉尼不久,有几件事让我感到非常地impressive,一是没有什么“大龄剩女”的歧视;二是不会有“女人太强没人要”的恶心思想(搞得I am supposed to be a 傻白甜,傻白甜才嫁的出去,拜托这是什么腐朽落后愚昧的男权主义思想啊。受不了,谁跟我说这种话我一定会翻脸。但是我妈就是有这种思想,她总是跟我说在男人面前不要表现得太强,男人不喜欢太强的女人。可是,我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非要活成别人想我活成的样子啊。。。我会想骂脏话。);三是你怎样都可以,尊重、开放、包容;四是你很重要,经常看到有路人跟流浪者聊天,这让我很感动;五是什么呢?脑海里好像有,但是一下子说不起来了。list goes on and on。总结起来,是在悉尼的时候,我在国内的被过于物化(不仅是物质,还包括什么GPA啊、社团啊、颜值啊、有没有男朋友啊的这种指标)的评价指标追赶的心才慢慢被治愈,慢慢学着放松下来,慢慢学着停下来,让自己去思考,给自己安静的时间,跟自己对话。比如现在再看当时(今年年初吧)写的文章,当时的心境跟现在是很不一样的

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加油吧!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夜未寐

  1. 你说的那些让你感到开心的时候,我也觉得是让我开心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会更适合医生,老师,心理咨询师,之类的职业。高考的时候分数不够,没有办法报临床医学这个专业….我现在学的是和社会学相关的数据分析。我也觉得,想清楚自己想干什么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真的是很重要并且很漫长的过程。我的这个过程也是为完成状态。哎…说实话心里有点着急,但是着急无用,一起加油!另外,我才发现你生活在我的家乡 @^ _ ^@

    Liked by 1 person

  2. 載往深里思考,慢慢地,妳會體會那些別人在意的事、樂於拼命追求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 自己能否安心自在才是往前走的力量~ ^^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